快新|人生如戏

△cp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AxO(双杀手设定)

△女装新 文风丧病  慎入







「阅前说明:

*首发的时候没有说明好具体的二次人物设定,导致了一些误会,非常对不起。改过之后为双杀手设定。

*本文中快斗的代号为KAI10」

以上,前次由于本人的失误造成的误会,深感抱歉。





“我接受这个任务,但唯独这个条件不行。”

他揉了揉眉心,刚放学回到家便被和蔼可亲的父母强行塞了这块烫手山芋。

“这也是一种挑战喔。”

“老爸,对我来说就是噩耗。”

“新酱!也偶尔跟妈妈学一学易容嘛!”

“对我来说没有必要,真的。”

“不就是穿个裙子嘛。”

“又没人知道你是工藤新一,儿子。”

……

“……我是个17岁的男子高中生,你们居然让我?穿女装?做这种事?”他瞪大了眼睛,手比成枪状抵在太阳穴上,“别开玩笑了。”

“你不就要那点面子吗,爸妈跟你担保,我们在外面看着,没人敢进去的。等你解决完出来我们就走,怎么样?”有希子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更何况工藤优作还在一旁煽风点火。

……天知道工藤新一做了多久的心理抗争之后才开口。

“……我不求别的了,我只希望你们给我保证,这一次是真的。”

“不要等我出来的时候一个人影都没有!”

“乖儿子,我们保证!”

“怎么感觉我倒成了你们的家长……”工藤新一扶额叹息。

他向工藤优作伸出手,示意父亲将任务工具给他。

工藤优作笑了笑便解开大衣的扣子将内袋里的一支钢笔[1]取出,放在他手上,又将一支针管拿出来。

“针只有一支,药量也是一次份。枪只是以防万一。只要你完成任务,警方那边我们会去沟通的,不如说,我们原本就是为正义而工作。”

“剩下就看你优秀的表现了,就当给你练练手。”





“松下雅介,55岁。知名重点私立女子学校校长。据不知道哪里来的调查说近年来该校女子高中生跳楼自杀事件频发的原因是因为这位大叔以帮助女学生补习为由强/迫女学生与其发生不/正/当/关/系……并且这位大叔与政/府高层人员有私下勾/结走私黄金贩卖毒品,私藏许多国家珍宝……并用钱财贿/赂官员,阻止警方在该校进行深入调查。”

“这还真是有些棘手啊。”工藤新一棒读着,“难怪警方会联系老爸,然后他又把这件事丢给了我。”

这么一想就通了。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

他边看着信息,边就着温开水吞下一枚药片,只希望自己的信息素能够在任务期间保持稳定,而不是提前迎来发/情/期。

“啊啦,难得见你变装出任务呢,工藤君。”宫野志保端着咖啡从实验室里走出来,坐在软垫座椅上,啜饮一小口后笑道:“据说是裙子?我很期待喔。”

“得了吧宫野小姐,看我穿裙子很有意思吗?”工藤新一把药片塞进药盒子里,兜入口袋。

“是没有什么意思,但穿着裙的可爱Omega居然是个杀手这样的设定不是很有意思吗?怎么想想都会激起Alpha的征服欲呢 。”宫野小姐轻笑,“若是你家那位杀手先生看到了那可了不得呢。”

“第一,我是男性,请不要用‘可爱’这个词语来形容我,就算我是Omega也不要。”

“第二,KAI10不是我家的,他家是地狱。真不知道那样的人如此招摇地穿着白色的西服为什么至今都没有被同行暗杀。”

“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上个月的某次任务中你们又‘碰巧’地会面,结果自然而然地眉目传情暗送秋波,颇有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呢。”

“……小姐,您总喜欢把自己的脑内小剧场说出来博我一笑,感谢您了,我听着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他带起校服外套起身准备离开。

“走了,多谢你的药!”

“什么时候有喜讯记得请我去哦。”

“等我亲手把他杀了就把这个喜讯告诉你。”

“你可舍不得,先生。”

宫野看着对方慢慢染上红色的耳尖笑了。





工藤新一觉得让他穿裙子无非就是长款礼裙——像他风光美丽的妈妈那样参加上流酒会那样,自己在万般说服自己之后觉得可以接受。可当自己风光美丽的妈妈把一套女学生制服拿出来摆在他面前时,工藤新一觉得全世界都在跟自己开玩笑——大概除了某位白衣杀手。

绀蓝色的领结,雪青色底白线格的褶子裙,有着金属小圆扣的藏青色制服外套。

工藤新一觉得好不容易用自我安慰与排解建立起来的勇气在瞬间崩塌了。有希子拍着他的背叫他赶紧去换装,自己可是迫不及待地给宝贝儿子化妆。

他再一次无力地安慰自己,爸妈已经保证过没有人会知道他女装出任务这件事了。


黑羽快斗蹲在某重点私立女子学校的楼顶。变装成女孩子混进来对他来讲一点压力都没有,他甚至还感觉有那么点爽。午休时间没有人在楼顶天台,他便坐在那儿等候下手的时机。

说起来自己接受这个任务的原因也真是奇怪。三天前老妈(罕见地)来联络自己,并且把这个打扰自己大好休息时光的案子丢了过来,还说是熟人拜托的,并且以“妈妈好忙没有时间还要去看魔术表演”一句话结束就跑了。

怎么感觉自己就成了收拾老妈烂摊子的儿子,黑羽快斗摇头叹息自己真是命苦。他望着天,吞下一颗药丸。一是命苦自己的老妈比自己还闹腾,二是命苦Alpha易感期还得出来“工作”。

他真希望自己不会摊上什么大事。吃了药大概就能稳定一段时间了吧。






此时的工藤新一也成功以女子高中生的身份混入了人群中,可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亡了。前胸垫着的硅胶让他感到十分不自然,下身凉飕飕地让他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他走到校长室门口,轻轻地叩响了门。

“请进。”

他深呼一口气走了进去。松下校长见是一个没见过的漂亮面孔,连忙正坐,还扣起了自己的衣服扣子。

“下午好,校长先生。我是仲村彩香的好友大谷千代子……彩香她今天身体不适所以无法前来,特地让我来转告给您。”

“啊,啊,是这样啊。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大谷同学。”松下校长的语气稍有些结巴,脸上的笑容略微窘迫。

“那,我就先告辞了,不打扰校长先生工作……”工藤说着就转身准备向门外走。他脚步放得很慢,悄悄地环顾四周,果真发现了正如老爸提供的资料那样有着价值不菲的珍宝。他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一边慢步而行,像是等待着什么——只要在他的预料之中。

只听见松下校长从皮椅上起来时皮椅发出的声音,皮鞋踏在木制地板上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果然在预料之中。

不出自己所料,这位好色的校长先生靠近自己,用两指卷起自己的“长发”,睥睨着自己的脸庞,不怀好意。

“千代子ちゃん……你的好友彩香在我的私人辅导下成绩进步飞快,将来肯定是考一流学校的优秀尖子生,你要不要也来我这里补一补,完成自己的学业梦想?”他换成了更亲昵的称呼,慢慢接近“她”,妄图把“千代子”逼到墙角处。

工藤只觉得被他的目线盯着十分不适。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还是装作冷静的样子,小声地说着拒绝。双手摆在背后,在校长眼里像是害羞与拘谨的表现,事实上却开始准备一剂量的毒针。

“谢谢校长先生的好意,我在外面有补习班,所以……十分抱歉。”“她”低着头说话。可此时的松下校长却一把搂住“她”的腰,用他那厚厚的嘴唇以及满是胡茬的下巴在“千代子”的耳边摩擦。

真是油腻又恶心的中老年男人!工藤差点就想动手了,可还是耐心地等待最佳时机。



黑羽快斗,应该说是杀手KAI10,此时正躲在校长室的门后。此时的他是女高中生仲村彩香的模样,按自己的完美原计划是准备敲门进入校长室,通过一系列小伎俩把老头迷得七荤八素后下手。本应是这样,可他却听到了室内的校长与一名自称是仲村彩香的好友的对话。

而且有愈发不妙的趋势。

“千代子ちゃん,需不需要我的‘特别’帮助?帮你直达名牌大学可不是问题。就在这里,像彩香她们一样……”

“校长先生,请不要这样,我可以视为骚扰然后去报警。”

“天真的小姑娘,报警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我可是出于好心帮你们补补课,怎么就报警了呢?”他放声大笑起来,愈发地猖狂。

工藤新一暂时选择后退一步,等到真正有适合下手的距离时再将毒针刺入他的皮肤。

“那,既然您这么热心想要帮助我,就请校长先生坐下,我们来谈一谈吧。”他主动走到真皮沙发旁坐下,松下校长也跟着粘过去,还将手搭在“千代子”的肩膀上,一下一下地点着“她”的肩头。

这样的方位对自己十分不利。于是工藤新一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她”轻轻地拍开校长先生的手,跨在其腰间,双手环住松下的颈部,不着痕迹地将针显露出。“千代子”靠近松下的脸,眼神锐利。

“那请您说,您能给我多大程度上的帮助呢?”

松下沉不住气了,作势想要吻“她”。“千代子”迅速地将一只手从他肩上收回,堵住了他的肥厚嘴唇。可松下的另一只手正在他的腰间不安分地上下游走抚摸——工藤新一趁机将毒针扎进了松下的后颈。

时间停顿了三秒后,松下在他的眼前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小姑娘,你可知道多少人想害我?我怎么会没有办法呢?”

“我也是会吃抗毒药的嘛。”

工藤新一大呼不妙。正当他准备将工藤优作给的钢笔手枪对准松下的后脑勺时,他却感觉背后一凉——是松下捏住了他后颈的腺体。

“真好啊,居然是个Omega。”松下笑弯了眼,面上的肥肉随着令人惊悚的笑声在抖动着。“别用那么震惊的眼神看着我,就算你吃了稳定剂也不是百分百稳定,那只能说明你的发/情/期快要来了,难怪我总能闻到你身上香甜的味道。”

“看来我真是有福气,今天真是能够享有一顿盛宴了。”趁着“千代子”不注意,他就把“她”翻压到身下,死死压制住。

“……可恶。”工藤新一暗骂了一句。由于腺体被狠狠地捏了一次,他感觉身体开始发热,想伸脚踹开身上的人却使不上劲。

松下将他的钢笔手枪夺了过来,顶住其下颚。

一股熟悉的香味从门缝里飘出,没有被黑羽快斗放过。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在夜幕下楼顶上闪光中让自己着迷的那个人的信息素的香味,他记得很清楚,是危急气氛中的一股柠檬清香,在自己看着那人的脸一目晃神间从背后推了自己一把掉入爱河,自己便再也无法忘怀那次会面,准确来说是——工藤新一。

纵使世界上有多少个Omega的味道都是柠檬味,只有他的味道自己绝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会认错,因为是他。如今在门的后面发生了什么自己也不得而知,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黑羽快斗的脑内疯狂生长出许多画面与场景,随着柠檬清香的逐渐浓烈而构造出最坏的情况,也渐渐地吞噬着易感期自己的理智。

……不行了,他觉得自己得意气用事一回了,如果他的预感没有错,如果是工藤新一的话……他在危险中,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黑羽快斗的易感期不仅没有顺利度过,反倒加剧变化了。当一位易感期Alpha受到刺激,尤其是来自心仪Omega的刺激,要想不跟理智说再见都难,更何况黑羽快斗只有17岁,还是个少年呢。


正在此时,校长室的门被强行破开了。一位与“千代子”穿着同样制服的短发女孩走了进来。

“校长,请放开我的好朋友。”

松下看看短发女孩,又看着被自己压制住的“千代子”,干脆就扯开领带,脱掉西服外套。

“彩香,来的正好不是吗。让我给你和你的好朋友千代子一起补补习……”他笑得面部抽搐,还抹了抹自己的嘴角。

被大力压制住的“千代子”观察着“彩香”。“女孩子”看起来生气极了,眼睛瞪得浑圆……可在此时他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是工藤新一接到预告函的晚上经常闻到的令人着迷的巧克力味。即使自己不太喜欢甜食,可那巧克力味闻起来甘甜而醇厚,却又带点儿苦,像极了他的华丽张扬却又神秘来去无踪。自己像着了魔似的,将KAI10每一次送来的卡片都保存好。自己不会去买巧克力,青梅竹马或是爱慕自己的女生送来的巧克力都不怎么吃,却唯独对他的味道有感觉,不如说是痴迷。

他开始不安起来。比起害怕露馅,暴露身份更不安的是,“彩香”能否保持克制以及自身安全。

当然如果自己的预感没有错的话,应该是那个白衣杀手,KAI10。

“校长,请放开我的Omega。”“彩香”的怒色更加浮于脸上,声音变得低沉。

“不,你不是仲村彩香。”松下松开了钳制着“千代子”的手,转而又迅速地用手铐拷住了“她”。可工藤新一此时并没有力气还击。他身体内越来越燥热,汗濡湿了内衫,呼吸愈发急促。松下看着这样的“千代子”,拿出一颗药丸,撬开“她”的嘴强迫她吞了下去。

“校内可是禁止学生谈恋爱的。不过你这么勇气可嘉,那我也只有佩服你……

然后杀掉你了。”松下掏出了手枪。

“啊啊,与您成为对手还真是荣幸呢。”从“彩香”的嘴里传出了杀手KAI10的声音。松下一愣,却没有松开握枪的手。只见“彩香”扯下自己的脸,露出了KAI10的面容。

“我最后说一遍,放开我的人。”他冷冷地开口,眼神如同被挑衅的野狼,闪着寒冽的光。然后一把枪就顶在了松下的脑门上。

黑羽快斗看着趴在沙发上的“千代子”痛苦万分,浑身颤抖,宛如干柴烈火的愤怒中再加上了一泼油。他控制不住地爆发出强大的信息素,体内的理智与冲动在做激烈的斗争。

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前一刻,他看见面前的松下露出痛苦而狰狞歪曲的面容,鲜血汩汩地从嘴角,鼻孔中流出。

而沙发上的“千代子”颤抖着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

然而KAI10并没有放弃扣动扳机的打算。

一声枪响,一枚银色的子弹直贯松下的脑门。



松下倒在了血泊中。

而KAI10走上前,吻住了因意外而导致发情期提前的工藤新一。

“你好,我叫黑羽快斗。”

“因为无法抑制我的心情与本能,所以来救你啦。”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心意互通了,不过也算是帅气的一出。黑羽快斗打开滑翔翼,紧抱着怀里发颤的工藤新一飞往工藤宅。






ⅸ.

“亲爱的,你看天上飞着的不是黑羽家的快斗么!都那么大啦!”

“是啊,还抱着我们的新一呢。”

“诶,他们去哪?”

“啊,我也不知道呢。比起这个,我们今天就去外面吃晚饭吧有希子!”

“好耶!”



至于工藤新一清醒地发现自己被标记则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新一早上好……不要再来了,我……我受不了了。”

当工藤新一看着窝在被子里紧抱着自己的黑羽快斗的时候——

“走开,走开。”

“你这么绝情,对你的Alpha。前两天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我现在腰痛,不想踹你下床,你最好自己滚。”





*KAI10(と)取自日文“十”的发音

*毒针中的毒药不是立刻见效的,需要十分钟。(笑)所以某种程度上新一是被爸爸优作坑了。

*歪打正着的小情侣今天也很甜蜜。

-End-

——————————————

[1]钢笔手枪:主要特点是携带方便、不易被人注意,是一种防身,特别是暗杀的特型手枪。

给卡兹老师 @和 的文)修改之后再发一遍啦(ノω・`o)希望卡兹老师可以喜欢


(;_;)最近瓶颈期,不知道怎么改文/产脑洞,我觉得我得自我调整一会儿……

评论(20)
热度(184)

一碗甜猫◇

©一碗甜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