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Meow Meow Meow

△cp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两个不同的小片段,喵化
△ooc ooc ooc慎
△私设如山,作者写得像脱缰野马



1.咖啡店里的两只猫。

双喵设定



每每到节假日的下午三时。

在那条街的右拐再左拐处再往前直行有一个装潢精致的咖啡店,从那里总会传出醇厚的咖啡浓香。

不过一般人难以发现这间店铺。

店主是两位优雅的美人,工藤有希子女士和黑羽千影女士。据说工藤有希子女士是一位时尚名模,联合同为模特的黑羽千影女士一起开了这家店。这家店由于位置隐蔽,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故到访的客人大多都是两位女士的圈内工作者或是亲朋好友。

有希子女士主要负责的是咖啡的制作,而千影女士负责甜品。虽说两人时不时也会互相帮忙,但并不影响店内的正常运作。

除了香醇浓郁的咖啡与令人回味无穷的甜点以外,这家店还有两只必杀武器,捕获了每一位来客的心。

对,两位女士在店里养了两只可爱的猫咪,分别取名叫快斗和新一。

名为快斗的猫是千影女士在宠物救助站领养回来的。快斗有一双似能摄人心魂的祖母蓝宝石,被它盯住的某一瞬间,就会让人移不开眼。它是只漂亮的白色的挪威森林小公猫。洁白如雪的毛发松松软软,抚摸起来的手感非常舒服。但也不完全是白毛啦,快斗的四只爪子是黑色的。快斗是只非常皮喜欢捣蛋的猫咪,可是当它做错事时,总会露出无辜的小眼神让人不忍心下手。

再来说说新一吧。新一是有希子女士在自家花园发现的一只猫。据有希子女士说,这只猫咪隔三差五就回来自家花园里觅食,丈夫优作先生也喜欢给它投喂。久而久之就这么养着它了,而它也特别乖,就带到店里来,给快斗做个伴儿。新一也是一只公猫,只不过与快斗的白毛不同,它是一只黑色的田园猫。四只爪爪和肚皮上的毛都是雪白花花的,有个好听的俗称名为乌云盖雪。它的眼睛像极了海蓝色的玻璃珠子,骨碌碌地转,每日都趴在柜台上观察着店内的人来人往。

这两只高颜值的猫咪并不是唯一吸引来客们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这两只活宝的日常互动。

它们两个的日常小事早已被来店的名流们拍照或者录制视频上传到自己的社交app上,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新晋网红”。也因此,有希子和千影女士的店被更多慕名前来的圈内名流或是亲朋好友来访。

那接下来我们就说说这两只猫吧。


01.

快斗很热情又很好客,很喜欢去到处蹭蹭客人(特别是女性顾客),任其抚摸自己雪白柔软的绒毛。或是翻过肚子露出毛茸茸的肚皮儿,晃晃自己蓬松的尾巴讨顾客的欢心。

当大部分客人们沉迷快斗热情的“表演”时,却很少有人会察觉到快斗那难以被发现却又充满得意与骄傲的眼神望向不远处柜台上咖啡机边趴着的黑色猫咪。它得意兮兮的小眼神儿就像在对黑猫说看吧看吧我就是比你受宠我就是万人迷。

这个时候,新一要么撇过头去懒得理睬它,要么就是倏地一下站起身伸个懒腰,跳下柜台,径直走向趴在柔软地毯上的白猫。

然后举起自己雪白的爪爪,用力朝同样雪白的肚皮上一拍——

嗷呜!只听得快斗一声惨叫,立刻翻过身子站起来。

“新一怎么又在欺负快斗啦!”明星A

“它没有在这么做,我猜新一大概只是嫉妒快斗人气比自己高而已喔!”模特A

“大概都不是。可能新一只是叫快斗多陪陪自己玩也说不定呢……”作家A

……

快斗蓬松的毛都炸了起来,像极了一只雄狮,或是一只刺猬。它的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像是要对面对着的乌云盖雪发出挑战。而新一却没有表现出极其愤怒的状态。它姿态优雅地站在快斗面前,还舔舔自己白白的小爪子,蓝色的玻璃珠子冷静地盯着对面的猫儿。

新客非常紧张生怕下一秒这两只宝贝就会打起架,老客却轻松地拿出手机录影,边笑着说又是一出好戏。

然而下一秒,快斗小刺猬就走到新一旁边,伸出舌头朝它脸上舔舔。新一像似早已习以为常,眯起了眼睛,尾巴在地毯上没有什么节奏地晃来晃去,最后还缠上了快斗的白尾。快斗越舔越带劲似的,还舔起了它的下巴。

可是被新一一爪子拍脸,在旁人看起来残忍而又无情地拒绝了快斗的好意。

“喵。”好像在叫快斗快走开。但快斗还是伫在那里,对着新一喵喵喵。

新一顿了一会儿,走上前去舔了舔快斗的额头,又舔舐着它的眼角。这一次它的喉间又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在咔擦咔擦的照相声中只有新一才能听见。

大概是因为感到满足。



02.

快斗还有一个属性,那就是很皮很捣蛋。就算是在两位店主女士能够忍耐的范围内,也是能够让人哭笑不得。比如说快斗非常喜欢在千影女士的甜品试验品上做坏事。

明明猫咪是尝不到甜味的。

不管是决定后日供应的黑森林蛋糕试验品,还是昨天售完后留下的草莓拿破仑样品,它都会跳上桌叼走一大口回到自己的小饭碗里,等到饭碗里载着满满的自以为傲的“胜利品”后,才开始细细品尝。

为什么我叼回来的胜利品都没有味道?每次如此,每次都这样。快斗吞下几大口甜品后才发现它们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味。

然后它就不再理会碗里的小山丘,嘴边挂了一圈奶油胡子后跑去隔壁新一的碗里抢它的牛肉味猫粮。

后果通常是被新一一爪子把头拍进饭碗里,动弹不得。好不容易挣脱后惨兮兮地爬回自己的碗前,发现一双高跟鞋站在那儿。

喵,大事不妙。它逃不掉了。

在千影女士的影子下,快斗看见自己的战利品被换走,正要走前去蹭蹭她感谢换走这堆没有味道的零食,却等到的是一盆沙丁鱼罐头。

说起来快斗也古怪。明明是只猫儿却怕极了鱼类。在千影女士抓住快斗拎起来训话时,新一则悠然自得地走到快斗的盆前,咀嚼起沙丁鱼罐头。

快斗被训完话之后,发现自己的盆里空空如也。

隔壁的盆里也空空如也。

呜呜,我的饭没了。

即使是这样,它还是坚持不懈地隔三差五去“收获”那些它认为今天一定有味道的甜食,然后又这么循环下去。最后的结果通常是——

“喵,喵喵喵。”(新一,给我点东西吃。)

“……喵。喵喵。”(没有,滚。)

至于快斗把一块带有葡萄干的舒芙蕾丢进新一的碗里被追着咬则是后话了。



03.

两只猫儿的日常打闹为这家小店增添了不少欢乐与生机,但等到它们安静下来,通常是午后两时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和百叶扇进入室内的时候。时不时因推门而入响起的风铃声,陶瓷杯轻轻叩在木制圆桌上的清脆声,手指敲击笔电键盘的声音也无法吵醒两只窝在一团熟睡的猫咪。

由于品种不同,快斗的毛比较蓬松,显得体型略比新一要大。每当这两只小家伙窝在一起呼呼睡觉时,给人的感觉像是一大团芝麻馅的白玉团子露馅了似的。

新一把头埋进快斗的毛里。大概是睡得很舒服的缘故,它有时还会往里头蹭一蹭,或是砸吧砸吧着嘴,蜷紧了身子。而快斗会把下巴搭靠在新一的头上,两只前爪轻轻地环住它的耳侧。

软软的猫窝足够大,可以容下两只成年猫一起午睡。阳光懒洋洋地洒在两只团子身上,在细小的绒毛间起舞。它们一黑一白的两条尾巴交缠在一起,细微的呼吸声只有彼此能够听见。这时候的顾客们都会压低讲话的声音,轻拿轻放咖啡陶瓷杯或是蛋糕叉子,悄悄地起身走到猫窝前面,将手机设成静音模式拍照。

两只猫儿肯定不知道自己在ins,fb,twitter等社交网站上早已成为知名萌宠网红了。

午后三时,时针正好指向十二。暖阳撒满店内,风儿拂过窗外的花与草,带过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咖啡豆被碾磨成粉的同时从烤箱内传出曲奇的香味,咖啡上拉花完成的同时那边的慕斯也刚好脱模而出。

店里的客走了一批又来了几位,热腾腾的咖啡与可口的甜点上桌后成了空杯与空盘又被收拾下来。

有希子女士笑着搂住刚开完发布会赶来的丈夫优作先生,说是这两只猫因缘分相遇,给店里带来了不少客人,生意风生水起,真的是谢谢这两只可爱的招财猫。

千影女士也笑着点头,一边与远在海外表演的丈夫通国际电话,一边打开一罐猫薄荷。


两只猫儿刚睡醒,就跑来了她的脚边。









2.所谓养猫能改变一个人。

高中生x猫妖设定



黑羽快斗是个常年独居的孩子。说孤独他大概也并不孤独,因为他继承了父亲的一手好魔术,在学校逗逗班里同学活跃气氛,是班上的一个活宝。或是偷窥女更衣室惹得女生追着他跑,就算这样他也有很高的人气。

不孤独也只是在学校的一面,回到常年一人居住的偌大房里他还是会时常感到冷清。他总是能在开门进入房内说完“我回来了”的下一秒就撕掉成日里笑嘻嘻的面具,然后默默无声地去洗菜做饭,再跟家人通话,再后来则是去预约下一次的打工时间。

他喜欢在摆弄完所有魔术道具后就这么瘫在床上发呆,空洞地释放脑内所有考虑过,正在考虑,将要考虑的东西。最后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空白,剩下一大团名为孤独的黑影。它从他的脑内涌出,灌满了整个内心。

黑羽快斗拥有较强的生活自理能力,除了每月能收到远在国外工作父母寄来的生活费以外,自己也会在假期里到便利店打工,或是在地下酒吧表演一些小魔术,满足自己的日常开支需要。

这么日复一日的生活状态在某一天被一只猫咪打破,它闯入,重新改变了黑羽快斗的世界。



“新一我回来啦!!!”

“别闹!别玩我的魔术道具啊喂!!”

“乖,待会有猫粮给你吃。今天是鸡肉罐头!!!”

……

你大概想不到面前这位对着一只黑猫自说自话的少年竟是一个月前在家中撕下所有伪装无限放大自己的孤独感的黑羽快斗。他看上去笑得十分灿烂,没有带半点虚假,与学校里的笑容完全不同,像是冬日里的暖阳。





事情还要从一个月讲起。

01.

某天放学时早已是倾盆大雨,糟糕的是黑羽快斗并没有带伞。好在借了青梅竹马青子小姐的备用伞匆匆忙忙跑回家。

正准备在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锁,他听到了庭院内某处传来微弱的猫叫声。在淅淅沥沥的雨中更显清晰。叫声好像能听出猫儿十分虚弱。

黑羽快斗停下手里的动作,撑着伞在草丛中寻找。他也不知为何会有想救起这只猫的冲动,脑袋中的恶魔告诉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另一边的天使告诉他你拥有善良的本性。

糟糕,雨越来越大了。

待他走到一处角落,他看见周围的草染上了殷红。顺着血迹斑斑的草,他看见了一只腿部挂彩的黑猫。

黑猫无助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它察觉到黑羽快斗的脚步,便抬起了头,那双湛蓝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瞪着他,里面装满了十二分的警惕。它向直起身子弓起背,作出攻击的样子,却因腿部受伤过重,失去了站起的力气。

黑羽快斗像是看出来了。他脱下自己黑色的立领制服,轻轻地裹住猫咪。


“别怕,我只是带你回家,帮你包扎一下。”

“再忍耐一下,我知道你很疼。”

“我也在大腿上受过伤,我懂啦,所以不要再动了……”


猫儿在他怀里用尽力气挣扎,神奇的是,它听到黑羽快斗无序的念念叨叨后停下了动作。

黑羽快斗将怀里的猫小心翼翼地放在布艺沙发上,又跑去卫生间迅速脱掉自己淋湿了的衬衫与校裤,套了件T恤就跑进客厅寻找医药箱。

还好里面的棉签与纱布没有过保质期。他松了一口气,便洗去猫腿上沾着的杂草与污血,上好了药,缠好了纱布。动作慢到生怕猫儿下一秒就会疼得叫出声来。

黑猫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怕疼,只是喉间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像是在忍耐。黑羽快斗收拾好医药箱,扔掉带血的棉球,想伸手抚摸一下黑猫的头。手还没靠近,那猫却自己将头向前顶入黑羽快斗的掌心间,又用湿漉漉的鼻头拱拱他的手掌。


黑羽快斗霎时心软。






02.

等到雨停,他忍着强烈的呕吐感与厌恶去市场买来了几条小鱼,又路过江古田的某间宠物店拎着一袋海鲜味的猫粮出来。

他带着两双橡胶手套,带着防毒面具,捏起鱼尾巴迅速将它们丢进烧开的水里待它们在100度高温下煮熟。又飞快地用勺将他们捞出盛进一个蓝色的碗里,还在奔向厕所的前一秒加了几勺鱼汤。

待他从极度不适中缓和过来后,碗里的鱼也正好冷却到了猫舌可以接受的温度。黑羽快斗又重新带好面具和手套,将它端上茶几,又将茶几移过去,移到黑猫趴着的地方。


“我最讨厌鱼了。”

“好不容易为你做的喔,快吃吧。”

“如果你不喜欢,这旁边还有刚刚倒好的猫粮。”

黑羽快斗仿佛要虚脱了似的。他起身,去加热从便利店里买回来的咖喱猪扒饭。等到他吃完晚饭再到客厅里看黑猫,茶几上的鱼和汤被消灭得精光,然而旁边的猫粮一动未动。

看来是个挑剔的孩子啊,并不喜欢吃猫粮呢。黑羽快斗苦笑。

他并不觉得有多累,只是感觉心里住进了一个毛茸茸的小生物,被挠得痒痒的。常年累积的孤独感被破开了一个小口子。

对了,明天开始也给它买点鸡胸肉或者鸡肉罐头比较好。鱼的话一个星期做一次我也是能够接受的。他交叉起双手垫在脑后,躺在沙发上。

黑猫也在看着他。





03.

黑猫的伤一天一天地痊愈。不到一个星期他便能很好地行走了,连黑羽快斗都感到惊奇。

黑猫开始在他的家中灵巧地上窜下跳,却不碰倒任何物品。他会每天趴在门口目送黑羽快斗出门又准时等他回家,看他轻松地为自己准备鸡肉罐头或是手忙脚乱全副武装地为自己煮鱼。

日子一天天过去,黑猫已经完全痊愈了。它还是懒懒地趴在那儿等他。可黑羽快斗却不住担心起来。

伤好了肯定也是要走了的吧。不知为什么自己感到有些许失落。或许这一天真的会来临,而自己没有时刻做好准备的勇气。

令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天清晨他穿好校服后走进客厅却并没有听见如往常的猫叫声。

厨房没有,卫生间没有,卧室没有,阳台没有,杂物间没有。

就连庭院里也没有。

他知道这天终于来了,而细心照顾这么多天的猫儿却除了昨天吃剩的鱼骨,什么也没留下。黑羽快斗感觉像一剂冰水注入自己的脑内,冻住了神经与整个世界。



啊啊,又要回到孤独一人的生活了吗。






04.

那天黑羽快斗的每一节课都是魂不守舍的状态。他随手变出来的玫瑰都是蔫了的。

用青梅竹马青子小姐的话来说就是像是被喜欢了很久的人泼了一桶零度的冰水。

瞬间萎掉。

他终于盼到了下课。抱着最后一点念头,他决定仔细在家中的庭院里找找。

当他推开家门,发现让自己失魂落魄一整天的黑猫就是站在木门前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时,他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它那海蓝色的眼给照亮了。



他看见自己的黑猫从旁边的台阶上叼起一束花,走到自己的脚前。

有小雏菊,满天星,风铃草,还有小小的郁金香。



“喔天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去偷了谁家花园里的花。”

“你怎么可以这样。”

“出去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

……



“花很好看,谢谢你,小宝贝。”

黑羽快斗感觉自己眼眶酸涩,下一秒泪堤就可以崩溃。他抱起黑猫,用自己的鼻尖点着它的额头。

“今晚给你煮鱼。”

黑羽快斗没有再次跌入孤独的漩涡中,在黑猫柔软的毛里他找到了救赎。




05.

“说起来,”黑羽快斗边嚼着薯片边摸着猫头,“你来我家这么久,我好像还没给你取名字。”

“……喵呜。”

他飞快地在笔记本电脑上输入“100个好听又实用喵喵名字大全”,兴奋地对着黑猫说:“来吧来吧,挑你喜欢的!”

什么咪咪什么瓜皮。

黑猫一脸冷漠地怒拍键盘。

“哦呀!别乱拍!我的电脑是我三个月打工钱才买来的!”

下一秒,只见电脑上出现了note便签文档,然后黑猫用爪子“熟练地”拍出了假名,最终成了汉字。

“し……んいち?新一?”黑羽快斗目瞪口呆。

“喵。”黑猫应。

“新一好厉害!!!你居然会用键盘!!!!你怕不是神猫!!!”黑羽快斗在下一秒终于反应过来,把猫捞到自己怀中搂紧。

“……呜喵——”

然而此时的黑羽快斗并没有想太多。




06.

事情变成这样都因为黑羽快斗在宠物店买猫砂与其他猫用具的时候被强行塞到手中的一件猫衣服。


“天冷啦,不妨给自家主子试试这件秋冬爆款的衣服!”推销店员A。

“鉴于这位同学您在本店消费满一千日元,我们特别赠送给您这一件!请务必给自己的猫咪试穿,会有意想不到的可爱效果!”

黑羽快斗就这么傻乎乎地接下了这份“厚礼”,并且还真的打算在新一不注意的时候给它穿上。

等到夜幕降临时,新一先一步爬上了黑羽快斗的床它躺在枕头上,很快便闭上眼睛安然入睡。

黑羽快斗等候多时,便拿出那套猫衣服,展开来看。

哇哦。




海蓝色水手服加针织毛衣套装。

还送一条小小百褶裙。

可是新一是公猫吧?这也没什么关系的吧?

我只是想看一看是不是真的有店员说得那么可爱……

在黑羽快斗回过神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把手里的那套衣服给新一套上了。



诶?我刚刚干了什么?!

不过真的!好可爱啊!

拍照拍照。

咔擦咔擦。相册里存了数十张相。黑羽快斗看着自己设成屏保的照片,傻笑了起来。

然后在傻笑中他睡着了。



07.

清晨。

黑羽快斗只感觉身上的重量不是一只猫咪的重量,而像是数十多只猫咪一起压在自己的身上。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像是……人?

可大腿上明明还有猫尾巴扫过时的触感?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我的天呐。

只见一位穿着海蓝色水手服外加针织毛衣还有百褶裙的少年就这么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等……我……我不认识这是谁。

等……他头上的是猫耳吗?身后还有尾巴?黑羽快斗猛地转过头望向另一个枕头发现熟悉的黑色身影早已不见。

“新……”



“黑羽快斗。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身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身上人抖了一下黑色的猫耳,开口便是清冷的声线。

“……不,我不是你想的……”

“把你的早晨生理需求解决了再来跟我说话。”

黑羽快斗觉得今天自己得请假了。




08.

在一番辛苦的解释与新一鄙夷的眼神中黑羽快斗总算被放过了。

他才知道新一是一只猫妖。由于那天被除妖人的刀不小心刮伤腿部负伤跑到黑羽宅的院子里才与黑羽快斗相遇。

我怎么这么蠢呢。这只猫咪很多过于聪明的地方我怎么没有起疑心呢。黑羽快斗双手交叠,故作思考人生的样子。

“给我换套衣服。”

“快点。”

好好好,我这就去。

即使变成了猫妖,黑羽快斗还是习惯宠着最宝贝的猫咪。


因为它散了自己心中所有名为孤独的乌云。




09.

“新一你那天到底怎么恢复原形的啊。”

“……我也不知道。”

“大概因为某人的恶作剧让我非常恼火吧。”

猫耳少年躺在黑羽快斗的怀里喝着柠檬热茶这么说道。






END.


——————————

猫猫例行废话time

晚上好!国庆快乐呀!今天修仙码字如果我有错字请告诉我><

第一篇想写得可爱一点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来;;说起来偷吃这件事我家猫猫也是干过的:)第二篇的话,我只是抱着“养了猫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很多”的想法来写的。让感到孤独的快斗的世界变得温暖起来,都是因为一只猫咪。

养猫真的很快活,猫猫也真的很可爱啊啊啊啊(猫奴突然发癫

那么有缘下次再见👋我还有好几个坑没有填ry

如果您喜欢,请给我红心心或者小蓝手,我会很开心的!

评论(28)
热度(182)

一碗甜猫◇

©一碗甜猫◇
Powered by LOFTER